海城金融改革撬动现代农业(农村经济观察

发布时间:2018-08-21 11:40:08

海城金融改革撬动现代农业(农村经济观察

  《人民日报》(电子版)的一切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PDF、图表、标志、标识、商标、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以及为读者提供的任何信息)仅供人民网读者阅读、学习研究使用,未经人民网股份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人民日报》(电子版)所登载、发布的内容用于商业性目的,包括但不限于转载、复制、发行、制作光盘、数据库、触摸展示等行为方式,或将之在非本站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人民网股份有限公司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网上公示、向有关部门举报、诉讼等一切合法手段,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因改革而受益,因改革而兴旺。改革开放以来,辽宁省海城市传承着改革的基因,从综合体制改革,到国有企业改革,海城带着改革的基本经验,从2014年起陆续承担了15项国家级农村改革试点任务,被国家确定为农村改革试验区。4年时间过去,海城紧盯农村改革负面清单,在农村改革的关键环节创新模式,用新型金融保险改革拓展农村金融渠道,解决农村融资难、融资贵、融资险的突出问题,打通涉农设施可抵押、农村用益物权权能可贷款的通道,着力破解和重构乡村振兴“钱”的要素,为现代农业发展注入了资金活水。

  长期以来,农民由于缺乏抵押物,很难从银行拿到贷款。如今,农民手里的山场、林地、滩涂,在海城都具有用益物权的属性,可以作为农民间接融资的抵押物。这是唤醒农村沉睡资产、激发乡村要素活力、对接城乡资源的一个了不起的变化。

  英落镇前印村村民杨绍良,从事南果梨种植30余年,拥有林地16公顷,果树7000棵。2015年由于南果梨收成好,储存成了问题,以前租赁的气调库,近年除了价格高之外,还不好租赁。为此,杨绍良下决心建一个自己的气调库,但是资金不足,于是,他就用林权进行抵押,从金海村镇银行贷款50万元,解了南果梨产业链的燃眉之急。

  海城市委书记、市长闻然介绍,林权抵押贷款是借款人用政府部门办理的林权证,向金融机构申请贷款的一种融资方式,是金海村镇银行根据海城林业特点量身定做的金融产品。截至目前,共发放贷款15笔,贷款金额694万元,有效拓展了农民用益物权的融资功能。他说:“海城现有90万亩经济林可以办证融资,融资渠道畅通,市场潜力巨大。”

  目前,海城土地林地资源、农民各类种养设施、农产品仓储设施、农机具、农房等资源资产总价值约2750亿元。在农村改革试验区的探索中,海城通过搭建农村产权交易中心,盘活了农村沉淀资产,唤醒了农村资源活力。

  辽宁省农委副主任王长宏表示,为了有效解决长期以来农村集体资产的权属不清、人资分离、生产要素市场主体地位缺失、资产身份与身价不等、设施产权与金融产品不对称、大量农村集体资产呆滞闲置无法实现市场化配置等问题,按照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总体要求,海城在完成村级资产清产核资、组建村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明确集体资产法人主体后,2014年11月,成立了东北首家农村产权交易中心。

  海城市委改革办主任胡楠介绍,经过周密设计,海城市农村综合产权交易中心搭建了融资准入、设施颁证、融资操作、抵押登记、监督管理、资产处置6个平台,赋予权属审核、条件限制、信息发布、组织交易、产权抵押等6项功能,实现了农村要素进入市场,市场优化要素配置,搭建了农民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产权交易、融资对接的平台。另外,经鞍山市政府授权,交易中心业务范围已经覆盖整个鞍山地区,实现了交易范围由行政区划向经济区划转变。

  目前,海城农村产权交易市场已经举行大型交易会46次,累计成交标的911个,成交金额7.48亿元。处置农村集体资产4365万元,流转交易农村生产设施602万元。实现涉农融资6.14亿元。为鞍山市千山区省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禾道集团花卉园区310栋温室办理了农业设施所有权证的4份鉴证,成功融资2400万元。

  南台镇张胡台村村民高士斌是玉米种植大户,承包土地3229亩,2014年以土地承包经营权做抵押,通过海城农商银行贷款90万元。2018年他因流动资金不足向海城农商银行再次申请贷款,但贷款抵押物不足。为此,农商行为他办理了海城市首笔“银农担”贷款业务,通过“银行+担保公司+政府+保险”的整合,担保公司为他办理280万元“银农担”业务,解决了种粮大户资金短缺问题。

  胡楠说,“银农担”是新型融资模式,通过担保公司质押、人行提供再贷款、政府项目实现贴息,降低农民融资成本,使粮食生产经营主体融资由以往的金融部门“单打一”,向金融、保险、政府、企业等多部门联结转变,实现了现代农业发展的市场化融资。“银农担”贷款业务承办金融部门为海城农商银行,2018年可为现代农业发展实现较低成本融资4000万元。

  创新金融供给模式,使金融支农工具箱内涵更加丰富。海城探索并开发了包括用土地经营权+农业保险单融资、土地经营权+农业设施所有权抵押融资、订单+保险+期货融资、住房财产权抵押融资、农业担保公司担保融资、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使用权融资、农业经营主体信用保险保证融资、林权抵押融资、农机具融资等10种融资模式和16个融资产品,截至目前实现涉农贷款249亿元。

  胡楠表示,农业设施包括粮食晒场、仓储设施、农业大棚、养殖禽舍、果品保鲜库等。首先,农村产权流转交易中心为合法取得土地经营权和农业设施产权的农户,颁发土地流转经营权证书和农业设施所有权证书。其次,评估机构对农业设施价值进行评估。再次,农村产权流转交易中心对农户的土地经营权证和农业设施所有权证办理抵押登记。最后,向金融机构发放他项权利证书,最终实现贷款。

  为了对农村各类资产赋权,形成有效抵押解决融资问题,海城开设了信用保险保证贷款、农业担保贷款、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林权抵押贷款、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使用权融资、农机具融资、惠农贷、农民专业合作社贷款、家庭农场及专业大户贷款、农机具补贴贷款等特殊金融产品。截至目前,仅住房财产权贷款一项就达2800余笔,贷款额6亿元。

  农业运营的风险点在于自然灾害和价格波动,缓释农业生产经营风险,可以有效降低融资门槛。

  农业农村部产业政策与法规司副司长赵长保表示,为了维护金融稳健运行,稳定社会预期,在开发保险品种、丰富保险功能、政府扶持撬动金融资本、引入担保、融资扩面、提供降息贴息等方面,海城进行了有益的尝试,为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提供了海城方案,有效降低了现代农业发展的融资成本。

  建立风险资金池。2016年,海城建立了全国第一家以农业规模经营主体为服务对象的农业风险资金池,注入资金2000万元作为种子资金,以1∶10比例放大,发挥财政资金撬动作用。当银行贷款出现逾期75天时,为新型经营主体提供逾期过桥资金。当银行贷款出现不良情况时,由风险资金池拿出10%进行补偿,实现风险缓释,消除金融机构贷款顾虑。

  开发新型保险。围绕保险的风险保障功能和期货市场对冲功能,海城开发了玉米、水稻、生猪、鸡蛋、南果梨等重要农产品价格指数保险。围绕特色农产品综合气象指数保险开发了南果梨冰雹险。围绕种植业保险开发了涵盖土地租金和物化成本的农业大灾保险。目前玉米每亩大灾保险赔付额由280元上浮到720元,水稻每亩由360元上浮到940元。围绕环境污染等公共安全事件,开发了公共安全责任险等特殊险种,对农民公共财产安全进行全方位保障。今年在海城处理西部沿河相关镇区外来因素导致水稻大面积受灾事件中,公共安全责任险发挥了重要作用。

  引入担保公司。为了解决订单、保单不能在金融部门形成有效质押、无法融资问题,海城引入辽宁省农业信贷担保公司,按照政府和担保公司1∶40的比例放大担保额度,出现风险时政府承担10%的风险,担保公司承担70%的风险,形成了政府、担保公司、金融机构风险共担机制,实现融资风险市场化缓释。

  导入市场化机制。西北农林科技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罗剑朝表示,海城推行的“订单+保险+期货+金融机构”的市场化机制,可以有效化解农村金融风险。

  第一步,农户与包括粮食营销经营主体在内的农业新型经营主体签订生产订单。第二步,保险与农户约定目标产量,确定目标价格参照体系,农户买入收入保险,并按种植面积和养殖数量交付保费。第三步,保险公司用保费向期货公司买入看跌期权,期货公司再在期货市场上进行对冲,缓释风险。一旦出现粮食或农产品价格跌破目标价格,期货公司通过看跌期权来弥补亏损,由整个期货市场来分散风险。这样,担保公司以订单和保单做担保条件,通过银行完成对农户的担保贷款。

  海城一系列的农村金融制度改革,形成了相互支撑而不孤立、内在联系而不脱节的改革系统集成,推动了全要素、全链条农村综合改革新局面的形成。

  因改革而受益,因改革而兴旺。改革开放以来,辽宁省海城市传承着改革的基因,从综合体制改革,到国有企业改革,海城带着改革的基本经验,从2014年起陆续承担了15项国家级农村改革试点任务,被国家确定为农村改革试验区。4年时间过去,海城紧盯农村改革负面清单,在农村改革的关键环节创新模式,用新型金融保险改革拓展农村金融渠道,解决农村融资难、融资贵、融资险的突出问题,打通涉农设施可抵押、农村用益物权权能可贷款的通道,着力破解和重构乡村振兴“钱”的要素,为现代农业发展注入了资金活水。

  长期以来,农民由于缺乏抵押物,很难从银行拿到贷款。如今,农民手里的山场、林地、滩涂,在海城都具有用益物权的属性,可以作为农民间接融资的抵押物。这是唤醒农村沉睡资产、激发乡村要素活力、对接城乡资源的一个了不起的变化。

  英落镇前印村村民杨绍良,从事南果梨种植30余年,拥有林地16公顷,果树7000棵。2015年由于南果梨收成好,储存成了问题,以前租赁的气调库,近年除了价格高之外,还不好租赁。为此,杨绍良下决心建一个自己的气调库,但是资金不足,于是,他就用林权进行抵押,从金海村镇银行贷款50万元,解了南果梨产业链的燃眉之急。

  海城市委书记、市长闻然介绍,林权抵押贷款是借款人用政府部门办理的林权证,向金融机构申请贷款的一种融资方式,是金海村镇银行根据海城林业特点量身定做的金融产品。截至目前,共发放贷款15笔,贷款金额694万元,有效拓展了农民用益物权的融资功能。他说:“海城现有90万亩经济林可以办证融资,融资渠道畅通,市场潜力巨大。”

  目前,海城土地林地资源、农民各类种养设施、农产品仓储设施、农机具、农房等资源资产总价值约2750亿元。在农村改革试验区的探索中,海城通过搭建农村产权交易中心,盘活了农村沉淀资产,唤醒了农村资源活力。

  辽宁省农委副主任王长宏表示,为了有效解决长期以来农村集体资产的权属不清、人资分离、生产要素市场主体地位缺失、资产身份与身价不等、设施产权与金融产品不对称、大量农村集体资产呆滞闲置无法实现市场化配置等问题,按照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总体要求,海城在完成村级资产清产核资、组建村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明确集体资产法人主体后,2014年11月,成立了东北首家农村产权交易中心。

  海城市委改革办主任胡楠介绍,经过周密设计,海城市农村综合产权交易中心搭建了融资准入、设施颁证、融资操作、抵押登记、监督管理、资产处置6个平台,赋予权属审核、条件限制、信息发布、组织交易、产权抵押等6项功能,实现了农村要素进入市场,市场优化要素配置,搭建了农民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产权交易、融资对接的平台。另外,经鞍山市政府授权,交易中心业务范围已经覆盖整个鞍山地区,实现了交易范围由行政区划向经济区划转变。

  目前,海城农村产权交易市场已经举行大型交易会46次,累计成交标的911个,成交金额7.48亿元。处置农村集体资产4365万元,流转交易农村生产设施602万元。实现涉农融资6.14亿元。为鞍山市千山区省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禾道集团花卉园区310栋温室办理了农业设施所有权证的4份鉴证,成功融资2400万元。

  南台镇张胡台村村民高士斌是玉米种植大户,承包土地3229亩,2014年以土地承包经营权做抵押,通过海城农商银行贷款90万元。2018年他因流动资金不足向海城农商银行再次申请贷款,但贷款抵押物不足。为此,农商行为他办理了海城市首笔“银农担”贷款业务,通过“银行+担保公司+政府+保险”的整合,担保公司为他办理280万元“银农担”业务,解决了种粮大户资金短缺问题。

  胡楠说,“银农担”是新型融资模式,通过担保公司质押、人行提供再贷款、政府项目实现贴息,降低农民融资成本,使粮食生产经营主体融资由以往的金融部门“单打一”,向金融、保险、政府、企业等多部门联结转变,实现了现代农业发展的市场化融资。“银农担”贷款业务承办金融部门为海城农商银行,2018年可为现代农业发展实现较低成本融资4000万元。

  创新金融供给模式,使金融支农工具箱内涵更加丰富。海城探索并开发了包括用土地经营权+农业保险单融资、土地经营权+农业设施所有权抵押融资、订单+保险+期货融资、住房财产权抵押融资、农业担保公司担保融资、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使用权融资、农业经营主体信用保险保证融资、林权抵押融资、农机具融资等10种融资模式和16个融资产品,截至目前实现涉农贷款249亿元。

  胡楠表示,农业设施包括粮食晒场、仓储设施、农业大棚、养殖禽舍、果品保鲜库等。首先,农村产权流转交易中心为合法取得土地经营权和农业设施产权的农户,颁发土地流转经营权证书和农业设施所有权证书。其次,评估机构对农业设施价值进行评估。再次,农村产权流转交易中心对农户的土地经营权证和农业设施所有权证办理抵押登记。最后,向金融机构发放他项权利证书,最终实现贷款。

  为了对农村各类资产赋权,形成有效抵押解决融资问题,海城开设了信用保险保证贷款、农业担保贷款、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林权抵押贷款、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使用权融资、农机具融资、惠农贷、农民专业合作社贷款、家庭农场及专业大户贷款、农机具补贴贷款等特殊金融产品。截至目前,仅住房财产权贷款一项就达2800余笔,贷款额6亿元。

  农业运营的风险点在于自然灾害和价格波动,缓释农业生产经营风险,可以有效降低融资门槛。

  农业农村部产业政策与法规司副司长赵长保表示,为了维护金融稳健运行,稳定社会预期,在开发保险品种、丰富保险功能、政府扶持撬动金融资本、引入担保、融资扩面、提供降息贴息等方面,海城进行了有益的尝试,为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提供了海城方案,有效降低了现代农业发展的融资成本。

  建立风险资金池。2016年,海城建立了全国第一家以农业规模经营主体为服务对象的农业风险资金池,注入资金2000万元作为种子资金,以1∶10比例放大,发挥财政资金撬动作用。当银行贷款出现逾期75天时,为新型经营主体提供逾期过桥资金。当银行贷款出现不良情况时,由风险资金池拿出10%进行补偿,实现风险缓释,消除金融机构贷款顾虑。

  开发新型保险。围绕保险的风险保障功能和期货市场对冲功能,海城开发了玉米、水稻、生猪、鸡蛋、南果梨等重要农产品价格指数保险。围绕特色农产品综合气象指数保险开发了南果梨冰雹险。围绕种植业保险开发了涵盖土地租金和物化成本的农业大灾保险。目前玉米每亩大灾保险赔付额由280元上浮到720元,水稻每亩由360元上浮到940元。围绕环境污染等公共安全事件,开发了公共安全责任险等特殊险种,对农民公共财产安全进行全方位保障。今年在海城处理西部沿河相关镇区外来因素导致水稻大面积受灾事件中,公共安全责任险发挥了重要作用。

  引入担保公司。为了解决订单、保单不能在金融部门形成有效质押、无法融资问题,海城引入辽宁省农业信贷担保公司,按照政府和担保公司1∶40的比例放大担保额度,出现风险时政府承担10%的风险,担保公司承担70%的风险,形成了政府、担保公司、金融机构风险共担机制,实现融资风险市场化缓释。

  导入市场化机制。西北农林科技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罗剑朝表示,海城推行的“订单+保险+期货+金融机构”的市场化机制,可以有效化解农村金融风险。

  第一步,农户与包括粮食营销经营主体在内的农业新型经营主体签订生产订单。第二步,保险与农户约定目标产量,确定目标价格参照体系,农户买入收入保险,并按种植面积和养殖数量交付保费。第三步,保险公司用保费向期货公司买入看跌期权,期货公司再在期货市场上进行对冲,缓释风险。一旦出现粮食或农产品价格跌破目标价格,期货公司通过看跌期权来弥补亏损,由整个期货市场来分散风险。这样,担保公司以订单和保单做担保条件,通过银行完成对农户的担保贷款。

  海城一系列的农村金融制度改革,形成了相互支撑而不孤立、内在联系而不脱节的改革系统集成,推动了全要素、全链条农村综合改革新局面的形成。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