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大军事同盟是逆时代潮流的

发布时间:2018-06-11 08:04:53

扩大军事同盟是逆时代潮流的

  韩美代号“警惕王牌”的大规模联合空中演习,一架美国空军F-15C战斗机飞过韩国光州空军基地上空。

  本月初,第17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以下简称“香会”)在新加坡举行。步入第17个年头,香会日益成为各国对话交流的重要平台。当然,这个场合也少不了“唇枪舌剑”,但在一次次言语“交锋”中,各国也在不断增进共识。

  各国代表在本届香会上讨论最多的依然是亚太地区面临的安全挑战与对策等问题。南方日报特派记者在现场发现,今年香会的主要关注点为:美国与亚太安全、中美中印关系、朝鲜半岛核问题、反恐问题等。围绕上述议题,与会40余个国家代表纷纷发声。

  正如本届香会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何雷中将所言,中国作为亚太大国,深知自身和平发展与亚太未来息息相关,始终以促进亚太繁荣稳定为己任。可以看到,自2007年首次派高级军事代表团参加香会以来,中国已连续12年赴会,积极发出中国声音,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而实际上,无论香会上各国的关注点如何变化,处理好中美、中印关系对维护亚太地区和平稳定尤为重要。透过印度总理莫迪、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等人在香会上的发言,如何理解当前的中印关系、中美关系?面对亚太地区复杂的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问题,各国又该如何应对?

  纵观历年香会,南海问题、台湾问题等都是一些西方国家热衷于炒作的议题。这些国家还积极利用西方舆论目前在全球舆论中的主导地位,发挥其擅长的“议程设置”把戏,不时在香会上渲染所谓的“”。

  与去年如出一辙,马蒂斯在今年香会的主旨演讲中,毫不意外地提到了南海问题和台湾问题。记者在香会现场注意到,在发言中,马蒂斯无端指责了中国将南海岛礁军事化,并称美国要帮助台湾适当建立所谓军事防御能力。

  针对马蒂斯上述言论,何雷在会后新闻发布会上对中外记者逐条分析,有理有据有节地阐明了中国的严正立场。他表示,台湾问题是“不容触碰的一条底线和不能挑战的一条红线”,美国实际上是造成“南海军事化”的根源。

  马蒂斯在讲话中还称,他对中国的质疑代表了一些“盟友的关切”,对此,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研究员赵小卓告诉记者,美国这是在拉大旗作虎皮:“这个话应该让他的盟友自己来说。如果说美国能够代表他的盟友,那么为什么美国搞了这么多年航行自由行动,号召他的盟友参加,但是他的盟友参加了吗?他凭什么代表盟友,他是想壮大自己的声势。”

  记者还留意到,虽然每年香会上,中美两国代表都会有言语间的交锋,但对话合作仍是中美两国关系的主流。中美深刻认识到,两国分别作为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保持良好的关系对于促进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稳定与繁荣具有重要意义。

  在主旨演讲时,马蒂斯也重点提到了与中国合作的意愿。他说:“任何可持续的地区秩序都离不开中国的参与”。他同时表示,美国将继续寻求与中国建立建设性和以结果为导向的关系,尽可能展开合作。他还说,他近期将应邀访华,以寻求拓宽和深化中美两国间对话。

  记者会上,何雷对中美关系也作了积极评价。他说,中国政府和人民非常珍惜、非常重视两国关系,中美两国有着广泛的共同利益。中美两军关系是两国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两国关系发展基础上,两军关系也在不断地向前发展。

  中国军事科学院副教授张弛认为,对中美两军的关系,要从全局来看,要看较长时间段的走势。相比过去几十年,目前中美两军关系可以说处于很好的时期。虽然外界和舆论常常会关注到比如美军舰、军机到南海搞所谓“航行自由”,或是中国空军飞机进行“绕台岛巡航”训练,但这只是两军关系的一个局部体现,不能代表中美两军希望沟通、寻求合作的大方向。

  张弛举例说,他在参加中美两军青年军官交流活动时,发现美方军官都比较务实,最关心的是中国实行军改后,具体由哪个部门负责与美军相关部门的沟通交流,以避免在两军舰机于海空相遇时,发生意外事件。

  张弛还提醒,不应将美军各军种、部门看作一个整体。美军不同军种、部门也有各自不同的利益和诉求。在对待美中两军关系上,美军内部有不同的利益群体,他们可能从各自利益出发,在不同时期对我军有不同态度。有时可能这个军种希望加强与我军沟通交流,那个军种却主张持强硬态度。而过一段时间,这两个军种对美中两军交流的态度可能会完全反转。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今年的香会上也有国家含蓄批评了美国近期的贸易保护主义、美国优先等立场,但目前西方国家抱团“围堵”中国的旧思路、旧路径仍会继续存在,让世界更好地认识中国、理解中国,仍将是一场“持久战”。

  正如接受记者采访的不少专家所言,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两伤,合作才是唯一正确选择。但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要想更上层楼,仍需继续努力。

  在印度洋合作远大于分歧“印度的其他关系没有一个比我们与中国的关系更有层次……我们在处理问题和确保和平边界方面表现出了成熟和智慧。”作为今年出席香会级别最高的领导人,印度总理莫迪获邀在开幕式发表主旨演讲。对中印关系,莫迪评价积极。

  莫迪还说,今年4月,他与习主席举行了为期两天的非正式首脑会议,有助于其进一步认识到,两国之间牢固稳定的关系是全球和平与进步的重要因素。“我坚信,只要印中两国相互信任、照顾彼此利益,亚洲和世界就会有更美好的未来。”

  在积极评价印中关系、畅想两国合作的同时,莫迪的讲话似乎还对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提出了委婉批评:“在商品和服务领域,保护主义正在增长”。值得一提的是,他还对“印太”进行了有别于美国的“再定义”。

  记者注意到,一方面,莫迪将“印太”定义为一个地理概念,称“印度并不把印太地区视为一个战略”“我们绝不认为它是针对任何国家的”。同时,与美国定义“印太”只是“从印度西海岸到美国西海岸”,并希望印度充当在该地区制衡中国的“马前卒”不同,莫迪认为“印太”的地理区域是“从非洲海岸到美国海岸”,意在强调印度还谋求在波斯湾、阿拉伯海及其他印度洋沿岸地区利益。

  有分析就指出,莫迪的香会发言,与过去印度长期的外交宣示和政策取向“大相径庭”,令美国及在香会上积极为美国站台的人失望了。

  “我感到莫迪总理的演讲,主流是积极的,是富有建设性的,体现了对中国的友好和对中印关系的展望。对于莫迪总理演讲的这些内容,我们是欢迎的,是赞赏的。”何雷积极评价了莫迪的演讲。

  “鉴于其重要的战略地位,大国都非常重视印度洋,既有合作,也有竞争。有相互间的不信任甚至对立,有对地区中小国家影响力的竞争,也有海上控制与反控制的斗争。然而大国之间的竞争,尤其是来自中国的竞争被严重夸大了。”赵小卓说,大国在印度洋的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应该更多关注如何拓展合作领域,提高合作水平,而不是把注意力放在分歧和竞争上。

  在赵小卓看来,和平稳定是中国在印度洋最大的战略利益,也是其他大国在印度洋共同的战略利益。“印度洋和平稳定不仅是中国的关切,也是其他大国的关切。”他认为,其他大国的战略利益主要表现在:确保印度洋作为国际商业通道的安全;确保中东地区石油供应的安全;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

  “以上分析可知,一个和平稳定、发展繁荣的印度洋地区,不仅符合本地区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也符合各大国的利益。因此,合作是大国在印度洋的唯一选择。”赵小卓认为,大国在印度洋有分歧、有竞争是正常的,关键是保持良性竞争,不能只把眼睛盯在分歧上而忽略了合作。

  他认为,印度洋周边海域多为发展中国家,缺乏充足的公共资源,又是海上非法活动、自然灾害乃至武装冲突的多发区域,大国可在打击海盗和海上、联合搜索与救援、人道主义援助、打击毒品走私、国际维和等领域提供公共产品,维护印度洋地区的安全与稳定,确保该海域的航行自由与安全。各国军队可通过联合培训、联合演练等方式,增进互信,加强合作。

  对于中印关系,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安全合作中心主任周波认为,中印关系既有合作的一面,也有竞争的一面,他说,“如果宽广的太平洋能够包容中美,那么浩瀚的印度洋也应该能包容中印”。

  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研究中心原主任姚云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今年以来,中印关系一直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保持稳定和良好的中印关系对中国很重要,对印度也很重要。我个人看好中印关系向好的方向发展。”

  大国良性互动最为关键“近年来,亚太地区经济与安全相背离的趋势日益明显。”会议期间,何雷就《亚太地区军事力量发展的战略影响》发言。他说,一方面,亚太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增长,成为全球最具发展活力和潜力的地区;另一方面,亚太安全仍面临诸多不稳定、不确定因素,零和博弈抬头。

  在周波看来,近年来亚太地区传统安全与非传统问题挥之不去:朝核问题一度剑拔弩张,几近失控;一些国家加大在亚太军事部署,军事同盟关系针对第三方愈发显现;从中东回流严重;海盗、毒品和人口贩卖问题猖獗;亚太地区仍然是自然灾害频发的地区。

  解决当前亚太地区面临的传统和非传统问题的良方是什么?长期以来,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中国一直在积极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何雷在会议期间表示,当前亚太地区面临的重要任务是,重新审视冷战结束以来国际安全理念,重新评估地区安全架构,着眼于从根本上解决安全问题,为经济持续发展创造良好的安全环境。

  “显然,这些不同性质的问题不可能有统一的药方。”周波认为,由于本地区的历史传统、社会制度、发展水平、信仰与价值观不同,因此相互尊重、求同存异、互信互利,让不同的文明展现自己的风采才是唯一的选择,本地区安全架构也只可能是多层次、多元化和复合型的。

  何雷介绍,为确保亚太地区长治久安、繁荣昌盛,近年来中国提出了若干主张,得到了国际社会的高度重视。这些主张包括:创新安全理念,跟上时代发展步伐;促进共同发展,夯实亚太和平稳定的经济基础;完善地区安全架构,筑牢亚太长治久安的根基;妥善处理分歧矛盾,维护亚太和平稳定的良好环境。

  周波则认为,首先,大国间的良性互动最为关键。“不夸张地说,只有中美关系相对稳定,亚太地区才会相对稳定。中国主张中美之间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既是着眼双边关系,也是顾及亚太乃至全球安全。”

  另外,任何地区安全架构都应是开放和包容的。“的确,亚太地区也有冷战遗留的军事同盟,但有关同盟国家在本地区只是少数,那种以意识形态、敌我阵营划界的冷战思维早已过时。无论打着什么旗号,扩大军事同盟既不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也不是时代发展的方向。”周波称。

  周波还认为,相比传统安全,本地区国家对解决非传统安全的共识更多,也进行了更多的实践,因此应继续以非传统安全合作领域为重点,从易到难,积累互信,积累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