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紧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篱笆(锐财经--奔驰彩票网

发布时间:2018-05-16 21:39:04

扎紧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篱笆(锐财经

  如何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5月15日,全国政协举行“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专题协商会。来自监管部门、学术机构、企业界的20多名全国政协委员纷纷结合自己所在领域及调研情况建言献策。委员们普遍认为,当前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变,金融风险整体可控,但在企业杠杆率、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金融监管体系建设等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未来,要进一步做好摸清债务底数、服务实体经济、统筹监管资源等工作,扎紧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篱笆。

  在参与此次专题协商会的业内人士看来,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的过程中,去杠杆并不是一刀切,而是要注意其中的结构问题,有保有压。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胡晓炼指出,稳步降低非金融企业杠杆率,要在杠杆率的分子端和分母端同时采取有效措施,积极稳妥推进企业“去杠杆”。“压缩存量债务、减少新增债务,要在清除占用大量无效信贷资源的僵尸企业的同时,防止过剩产能循环往复出现。其中,要重点管住在市场微观经营活动中政府这只手。而对于有一定技术、市场前景和成长潜力的企业,可通过未来税收返还等方式予以支持。”胡晓炼说。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金李认为,只有为大量民间财富寻找到长期可持续的投资机会,最终才能更有效地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金李建议,未来应进一步打造兼顾各方核心利益的长效机制,发行支持高科技的长期特别债券,补充国家投入。其中,一部分可采取“可转换优先股”形式,允许投资者在一定条件下转换成对成功投资项目的股权,从而提高直接融资比例,降低杠杆率。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指出,在中国经济已经由高速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的阶段,“政绩观”也要相应调整,不能突出“GDP挂帅”。如果人为抬高增长速度,以超出偿还能力的规模筹集资金,必然会加大财政金融风险。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卢春房在分析国有企业负债问题时表示,部分国有企业债务快速上升主要是企业盲目扩张、过度对外投资、效益下降、融资成本高、体制机制不能很好地适应市场经济发展需要等因素造成的。卢春房建议,国有企业要进一步建立健全现代企业制度和法人治理结构。重大投资、经营决策按程序办理,尽量避免重大决策特别是投资决策失误。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会生认为,金融控股公司这一企业组织形式本身并不必然带来风险,关键是要通过有效的监管与企业自律,促进金融控股公司合规经营、稳健发展、服务实业。“金控公司要加强自律,确保健康运营,始终坚持服务实体经济,不断提升风险管理能力。”王会生说。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开发银行行长郑之杰在此前的一份提案中指出,通过互联网与金融的深度融合,互联网金融促进了普惠金融发展,提高了金融资源配置效率,特别是为服务中小微企业及个人移动支付提供了极大方便。但与此同时,互联网金融等创新点也增加了金融市场风险的涉众性与复杂性,成为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的全新重点领域。因此,要建立长效监管的发展机制,使互联网金融形成“在规范中发展,在发展中规范”的良性循环。

  在监管如何跟进的问题上,郑之杰建议,一方面,参照金融行业的规范标准,运用互联网思维,滚动完善互联网金融事前、事中、事后的全方位统计监测;在互联网核心系统和核心技术领域形成国内的网络闭环,防范境外风险。另一方面,要建立互联网金融长效监管机制,以分步走战略推进互联网金融专项立法,从法律层面保障互联网金融的经营和监管;建立中央和地方监管协调机制;以行业自律来弥补监管资源不足的现状,提升互联网金融行业整体从业水平。

  全国政协委员、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孙谦认为,近年来金融交叉经营现象越来越突出,因此要进一步深化金融监管机构改革,优化职能配置。对具有混业经营、综合经营特征的非法金融机构和活动,明确专门部门统筹监管,防止出现“无人监管”或“多头监管”。

  如何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5月15日,全国政协举行“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专题协商会。来自监管部门、学术机构、企业界的20多名全国政协委员纷纷结合自己所在领域及调研情况建言献策。委员们普遍认为,当前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变,金融风险整体可控,但在企业杠杆率、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金融监管体系建设等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未来,要进一步做好摸清债务底数、服务实体经济、统筹监管资源等工作,扎紧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篱笆。

  在参与此次专题协商会的业内人士看来,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的过程中,去杠杆并不是一刀切,而是要注意其中的结构问题,有保有压。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胡晓炼指出,稳步降低非金融企业杠杆率,要在杠杆率的分子端和分母端同时采取有效措施,积极稳妥推进企业“去杠杆”。“压缩存量债务、减少新增债务,要在清除占用大量无效信贷资源的僵尸企业的同时,防止过剩产能循环往复出现。其中,要重点管住在市场微观经营活动中政府这只手。而对于有一定技术、市场前景和成长潜力的企业,可通过未来税收返还等方式予以支持。”胡晓炼说。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金李认为,只有为大量民间财富寻找到长期可持续的投资机会,最终才能更有效地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金李建议,未来应进一步打造兼顾各方核心利益的长效机制,发行支持高科技的长期特别债券,补充国家投入。其中,一部分可采取“可转换优先股”形式,允许投资者在一定条件下转换成对成功投资项目的股权,从而提高直接融资比例,降低杠杆率。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指出,在中国经济已经由高速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的阶段,“政绩观”也要相应调整,不能突出“GDP挂帅”。如果人为抬高增长速度,以超出偿还能力的规模筹集资金,必然会加大财政金融风险。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卢春房在分析国有企业负债问题时表示,部分国有企业债务快速上升主要是企业盲目扩张、过度对外投资、效益下降、融资成本高、体制机制不能很好地适应市场经济发展需要等因素造成的。卢春房建议,国有企业要进一步建立健全现代企业制度和法人治理结构。重大投资、经营决策按程序办理,尽量避免重大决策特别是投资决策失误。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会生认为,金融控股公司这一企业组织形式本身并不必然带来风险,关键是要通过有效的监管与企业自律,促进金融控股公司合规经营、稳健发展、服务实业。“金控公司要加强自律,确保健康运营,始终坚持服务实体经济,不断提升风险管理能力。”王会生说。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开发银行行长郑之杰在此前的一份提案中指出,通过互联网与金融的深度融合,互联网金融促进了普惠金融发展,提高了金融资源配置效率,特别是为服务中小微企业及个人移动支付提供了极大方便。但与此同时,互联网金融等创新点也增加了金融市场风险的涉众性与复杂性,成为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的全新重点领域。因此,要建立长效监管的发展机制,使互联网金融形成“在规范中发展,在发展中规范”的良性循环。

  在监管如何跟进的问题上,郑之杰建议,一方面,参照金融行业的规范标准,运用互联网思维,滚动完善互联网金融事前、事中、事后的全方位统计监测;在互联网核心系统和核心技术领域形成国内的网络闭环,防范境外风险。另一方面,要建立互联网金融长效监管机制,以分步走战略推进互联网金融专项立法,从法律层面保障互联网金融的经营和监管;建立中央和地方监管协调机制;以行业自律来弥补监管资源不足的现状,提升互联网金融行业整体从业水平。

  全国政协委员、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孙谦认为,近年来金融交叉经营现象越来越突出,因此要进一步深化金融监管机构改革,优化职能配置。对具有混业经营、综合经营特征的非法金融机构和活动,明确专门部门统筹监管,防止出现“无人监管”或“多头监管”。